主页 > 酒店 >

甘肃残疾考生之母:望有个小房间 经济上我们一定克服_

夏瑞云是当地一家医院的护士。白天,她要照顾医院里的患者,晚上,还要照顾家里的小患者。虽然很有经验,可她觉得惭愧。因为时间有限,她对儿子并没有像对其他患者那样精心。

“未来不管他学到哪个地步,我都会陪他走下去,不会特别苛求。”说完,夏瑞云将魏祥扶到轮椅上,收起双拐,推着他,慢慢地走回家。

盛淑兰表示,学校将魏祥当作普通学生,不会让他觉得自己和其他学生有什么不同,但学校该提供的便利一定会毫无保留地提供。

冰心赠葛洛的一首诗中说“爱在左,情在右,在生命的两旁,随时撒种,随时开花,将这一径长途点缀得花香弥漫,使得穿花拂叶的行人,踏着荆棘,不觉痛苦,有泪可挥,不觉悲凉。”在清华园里的所有学子,无论是生活困顿,抑或身体抱恙,都会有“爱” 与“情” 相伴。相信未来的你,也会和活跃在各领域的清华学子们一样,穿花拂叶,除却一身困顿,成就自己的不同凡响。

昨天起,这份简朴的《请求》在很多清华人,包括清华招办主任的微信朋友圈里转发。今天!清华招办就通过微信公众号回信了。

年幼的魏祥生活不能自理,他们早上或抱着或背着孩子去幼儿园,中午接回来吃饭,下午再送再接。相依为命的一家人不觉得日子有多苦。但命运似乎跟他们一直“较劲”。2005年,夏瑞云的爱人身患不治之症,医治无效去世,留下无助的她和身体残疾的幼儿。

2017年6月27日

两封信看得小编我眼泪汪汪。这样身残志坚的学生,在清华已经不是第一位了。今年已经在清华攻读研究生的矣晓沅,自幼患上类风湿性关节炎致残,也是在母亲的陪伴下完成了清华的四年本科学习,而且还拿到了清华学霸才能染指的特等奖学金!(写到这儿,小编流下了羞愧的泪水)

笑对人生高考即将圆梦

清华大学学生部部长丛振涛介绍,如果魏祥能够被清华大学录取,相关资助将立即启动,包括交通费、学费减免等。“一般来说,对学生的资助仅限于其本人的生活和求学。但魏祥的情况比较特殊,他的生活不能自理,我们可以考虑让他和母亲一起住在单人间。”

6月27日,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专门为魏祥撰写了一篇文章《致甘肃考生魏祥: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我和妈妈没觉得我和正常人有什么不同,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艰辛。能克服的困难一定自己克服。虽然身体有问题,但我照样可以活得很精彩。”面对命运的不公,魏祥和夏瑞云认准一个道理:与其抱怨,不如多一些乐观、豁达,这样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见字如面。

在前几日举办的高校招生咨询会上,夏瑞云和魏祥将家庭情况反映给了清华大学相关人士。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刘震随后表示:“为他提供一切尽可能的资助,清华不会让任何一位优秀学生因为经济原因而辍学!”

“老师和同学以及妈妈单位对我的包容,妈妈对我无微不至的关爱,让我非常感动,我就想尽最大努力学习,对得起他们,也对得起辛苦哺育我的妈妈,回报他们。”魏祥说。

接下来的时间里,夏瑞云一边陪孩子读书,一边四处打听好医院。2008年,她带着魏祥去北京一家医院接受第三次手术,但这次手术也未能完全改善他的身体状况。

“当时感到天都塌了,精神崩溃,完全处于低迷的状态。想不通,为什么自己的命这么苦?”但看着孩子天真的笑容,夏瑞云挺了过来,毕竟孩子需要有人照顾,“我倒了,他就没家了。”

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

读到你的来信后,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刘震老师在该微信文章下留言道“魏祥同学已经报考我校。我校老师已经与他取得联系,为他提供一切尽可能的资助!清华不会让任何一位优秀学生因为经济原因而辍学!”确实,清华大学多有与你有同样经历的学子,在家庭经济与身体因素的双重压力下,依然奋发图强。他们或携笔从戎,守护家国平安;或回馈基层,在公益组织中施展才能;或致知穷理,一举夺得清华大学本科生特等奖学金的殊荣......

最后借用清华招办回信中的一句话,向所有经历坎坷,却足够强大的年轻人致意:

人生实苦,

魏祥刚读高一时,被分到了配备无障碍通道教学楼的三楼。当时的班主任主动向学校提出,应把他调到二楼,这是有教室的最低一层,以方便他上下楼。“本来我们计划把学生整体搬到另外一栋楼,以维修这栋楼,但考虑到其他楼没有无障碍通道,他坐轮椅不方便,就一直没有整体搬迁,只在暑假等节假日维修。”盛淑兰告诉记者。

魏祥今年19岁,早在他10个月大时,就被确诊患有先天性脊柱裂并椎管内囊肿疾病。魏祥的母亲夏瑞云介绍,这种疾病导致他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10个月大、1岁多时,魏祥分别接受了两次手术,但手术后病情均未见好转。

魏祥和同学们合影。图片由定西市第一中学提供。

“平常我们的走读生晚上9点20分放学,住宿生10点50分休息,但魏祥主动要求和住宿生一样,学到快11点才回家。”定西市第一中学校长盛淑兰介绍,他身上有种坚韧不拔的精神,只要他想干的事情都能干成。

早前报道:甘肃残疾考生请求带母上学 清华:已安排免费住宿

学习上,魏祥爱钻牛角尖,一道题解不出来,有时他会思考上四五天,直到最终解决问题。遇到压力特别大时,他会听音乐、读童话书,甚至睡懒觉放松,或者在好朋友的帮助下,坐着轮椅出去转一转。

命运坎坷但永远不服输

昨天,微信公众号“大美甘肃”发表了《一位甘肃高分(648分)考生的请求》。请求来自“苦甲天下的甘肃定西”高三考生魏祥,定西一中毕业生。他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内囊肿,出生后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更不幸的是下岗多年的爸爸又早逝,只有坚强的妈妈陪着残疾但优秀的儿子一路求学,直至考上清华!他的这份请求,只是希望清华能给他们母子俩帮助解决一间陋宿,供娘儿俩济身而已。

我叫魏祥,男,汉族,现年19岁,家住苦甲天下的甘肃定西,定西一中高三毕业生。

夏瑞云没有太多想法和要求,只希望能够有一间小房子,供孩子读书、生活使用,经济上能克服的他们一定会克服。他们对别人善意的帮助总怕承担不起,诚惶诚恐。她希望魏祥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自力更生,快乐生活。

邱勇校长在2015级新生开学典礼上曾说:“我是1983年进入清华的。我知道,无论那时还是现在,能够来到清华上学都是不容易的,你们在成长过程中一定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困难和挑战。”同样,对于你来说,来路或许不易,命运或许不公,人生或许悲苦,但是请你足够相信,相信清华,相信这个园子里的每一位师生,因为我们都在为一种莫名的东西付出,我想这应该就是情怀。党委书记陈旭老师也曾寄语自强计划的学生:“自强就要做到自主,大学能收获什么取决于自己怎么去努力。”所以也请你相信自己,可以在清华园里找到热爱,追求卓越。

今有幸遇见举世闻名的清华大学老师,且有意备录我圆大学之梦,得此喜讯,我母子俩狂喜之余,又新添愁云,由于我的身体原因,无论我走到哪里,这辈子都离不开亲人的随身陪护,以照顾我的衣食住行,生活起居,妈妈为了陪我上学无奈放弃工作,仅有的经济来源将要斩断……在此,我恳切希望贵校在接纳我的同时,能够给我母子俩帮助解决一间陋宿,仅供我娘儿俩济身而已,学生我将万分万分感谢!!

新华社兰州6月28日电(记者张文静孙琪)一份“一位甘肃高分(648分)考生的请求”的帖子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帖子里的主人公魏祥是甘肃省定西市第一中学的一名学生,刚刚参加完2017年高考,并获得了理科648分的成绩。他所盼望的是:能够带着妈妈一起去梦想已久的清华大学读书。

在老师和同学眼中,魏祥是名副其实的“学霸”。他善于思考、乐于助人。每当同学在数学方面遇到难题时就会向他求教,他也因此成为“难题库”。魏祥开玩笑说,他没有怎么买过辅导资料,只是把该做的难题全都做过了。

坚强伟大的妈妈在悲痛欲绝的日子里,不但没有放弃过对我细心无微的照顾,反而更加疼爱我,竭尽全力为我付出,并省吃俭用,除供我上学之外,她将少得可怜的工资多一分都舍不得花积攒下来,为我治病。于2008年6月,妈妈再次背着我踏上了北去的火车,寻求北京天坛医院神经外科专家,为我实施第三次手术治疗。1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我和妈妈相依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体几经折磨,痛不欲生,妈妈的精神频临奔溃,孤零零的她没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撑,可怜无比,更使我再次深感妈妈的艰辛不易与伟大。可是不争气的我,3次手术都未能改善我的身体状况,残疾依旧,且随着年龄增长残疾日趋严重。

首先恭喜你即将来到清华大学,继续你的学习和生活。我们看到了你写给清华大学的文章《一位甘肃高分考生的请求》,相信你早已具备了清华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的品质,我们代表清华园欢迎来自甘肃定西的你!

喜中有忧爱心相助接连不断

但请你足够相信!

夏瑞云去学校接魏祥回家。新华社记者张文静摄

另据中青在线27日消息,清华大学物业中心主任向春透露,学校已经为魏祥母子准备好宿舍,在清华就读期间母子住宿费全免。

为何带着妈妈读大学?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分头赴魏祥的家乡甘肃省定西市安定区以及清华大学等地了解情况。

夏瑞云去学校接魏祥回家。新华社记者张文静摄

“我太幸运了。我所遇到的人没有一个歧视我,嘲笑我,都在帮助我。”魏祥的眼睛发红,抑制着不让眼泪留下来。

今天,清华大学招生办公室的官方微信公众号“清小华”专门给一位甘肃的考生回了一封信,揭开了这样一位少年的故事——

钢铁般坚强的妈妈,擦干了眼泪,一如既往,风雨无阻背我上学。从小学中学到高中,12年如一日,妈妈的背影穿梭于小学中学到高中的大街小巷、校门、教室,好像她从来不知疲倦;12年的妈妈不仅仅是一名医院上班的护士,更是一位残疾少年求学路上的陪读者,守护神;12年的妈妈身教残儿志不残,历尽沧桑终不悔;12年的我竭尽全力,克服身体残障,刻苦求学,完成了中小学阶段的基础教育,今日以648的高考成绩,给了我深爱的妈妈一份殷殷的报恩之礼,同时也给了不断关心呵护我,鼓励我,培养我的各阶段的恩师一份比较满意的答卷。

定西市政府相关领导也慰问了魏祥,并表示市委、市政府一定会督促相关部门落实好每一项帮扶政策,积极组织社会力量对口帮扶,协调解决他们上学存在的困难,绝不会让一个像魏祥一样成绩优异的学子因贫困而上不起学。

“清华大学是全国知名学府,如果能够在那里读书,离我将来搞科研又近了一步。”魏祥说,他已经填报了清华大学。

魏祥清晰地记得,高一时,学校组织舞蹈比赛,要求全班同学都要参加。班主任告诉他,全班一个也不能缺。于是,他坐着轮椅,扛着大旗,“走”到舞台中央,指挥全班同学跳舞,令在场师生为之动容。

《繁星·春水》中有这样一首小诗:“童年啊,是梦中的真,是真中的梦,是回忆时含泪的微笑。”想来这句话应该符合你的童年记忆吧。在梦一般的年华里,却要承受含泪的记忆,这泪水不包含欢喜,不代表留恋。不幸的人生,各有各的悲苦。但万幸的是,你在经历疾病和丧亲之痛后,依然选择了坚强和努力,活成了让我们都尊敬和崇拜的样子。

你说“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我和妈妈相依为命,身心深受煎熬,我的身体几经折磨,痛不欲生,妈妈的精神濒临崩溃,孤零零的她没了爸爸的陪伴和支撑,可怜无比。”只言片语,我们知晓你母亲道阻且长的育子之路,更深切地感受到了你作为儿子对母亲深沉的爱和歉疚。但正如你所说,今日以高分佳绩考入清华,就是给了妈妈一份殷殷的报恩之礼!

少年

亲爱的魏祥同学:

现在,你的情况受到了清华师生、校友和社会各界的关注。昨天深夜,邱勇校长专门打来电话,关心你的录取情况和入校后的生活安排情况;陈旭老师也请学生部门第一时间对接,妥善安排解决你的后顾之忧。清华大学学生资助管理中心的老师也极力配合,在你被确认录取后会立刻开始资助。清华大学多位校友也在看到消息的第一时间,主动提出资助和协助你治疗的意愿,后续学校相关部门都会跟进落实。请你相信,校内外有足够多的支持,清华不会错过任何一位优秀学子!

本人因先天性脊柱裂、椎管内囊肿,出生后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大小便失禁,爸爸妈妈在我半岁、两岁定时先后奔赴定西市医院、西安西京医院,寻求专家为我手术治疗疾病,但两次手术病情均未见好转,身体残疾情况没有得到改善,更不幸的是下岗多年的爸爸又身患不治之症,医治无效于2005年去世,留下年幼无知身体残疾的我和年轻无助的妈妈。

十余年如一日。夏瑞云陪孩子上学,陪孩子锻炼,用所学护理知识,帮助孩子进行康复训练,锻炼他的行走能力。久而久之,魏祥在母亲的鼓励下,渐渐学会了用双拐进行短距离的步行。

考出高分,欢喜中,夏瑞云又平添了一份忧愁,毕竟孩子行动不便,自理能力较弱。她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陪孩子去北京读书。

“因为我从小到大不能动,只能坐着,所以比较安静,喜欢思考,爱动脑筋。时间长了,就特别喜欢数学、物理这些课程,我也非常喜欢挑战困难的过程。”魏祥对学习之道有着独到理解,打好基础是关键,和同学之间加强交流有助于巩固知识,比一个人埋头苦学有效果。

在得知魏祥和其母亲的事迹后,网友被纷纷感动。有网友提出,希望魏祥留下联系方式,让好心人尽绵薄之力。也有网友或向伟大的母亲致敬,或为励志的学子点赞。而夏瑞云轻描淡写:“我只是尽了一个母亲应尽的责任。”

再过两个月,有一群人生得意、金榜题名的北京孩子将入读北京西北郊的那座曾经的皇家园林——清华园。在那里,你们将遇到很多与你们的北京发小截然不同的同学。他们来自我们国家的那些欠发达地区,与你们相遇时,或许是他们第一次离开家乡,来到北京。他们可能没有你们那么有见识、有自信,但是他们跟你们一样经历了奋斗,只是那奋斗是如此不同......

 

回信内容如下:

憨厚的笑容、朴实的语言,这是魏祥给人的第一印象。坐在椅子上的魏祥,看起来和普通人没有两样。但如果注意到他身旁的双拐,才会发现他是一位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少年。

为了能够让孩子正常读书,从小学到高中,风雨无阻,只要没有急事,她都会成为孩子的“双腿”,接送他上下学。小学时,她还能背得动魏祥。到了初中,随着他体重日益增加,她已经背不动了,就推着自行车送孩子上下学。夏天还好,冬天若遇到雨雪天气,母子俩就发愁了。“别人希望冬天下雪,但我们恰恰相反,因为路滑容易摔倒。”魏祥说,他记不清自己和母亲在雨雪天气中摔倒过多少次。

魏祥不负众望,在2017年全国高考中考出了648的高分,位列全省理科83名。当通过电话第一次查询高考成绩时,他和母亲很惊讶,查了第二遍后,才确认确实考出了高分。

感谢社会各界人士对魏祥同学和我校本科招生工作的关注和关心。在此,我们想对在求学路上荆棘丛生的学子们说:人生实苦,但请你足够相信!

“看着那么点大的孩子进手术室,心里太难受了。”夏瑞云只要回想起孩子遭遇的痛苦,眼眶便湿润了,“但他和病房其他孩子不一样,只要哄哄就不哭闹,甚至还会笑,大家都说他性格好,让我心里又安慰又难受。”

所幸,之前有爱人的陪伴,生活虽艰辛,但彼此有对方作精神支柱,也熬了过去。魏祥三岁半时,他们决定让孩子接受教育:“一定要上学,有知识了思想就开阔,就能长本领。”

中专毕业的夏瑞云只能尽可能给魏祥提供生活上的照顾,而辅导儿子学习上她爱莫能助。“上初中时,好多学生都在上补习班,我很着急,想着给他也报名,但他坚决不同意。”她可能没有想到,儿子之所以这么做,是不想因为上补习班而增加母亲接送他的重担。更重要的是,他认为,把握住在学校的时间比熬夜、上补习班更有用。

原标题:他,为什么想带妈妈到清华大学读书?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